兩岸前瞻 推薦好文 2018-03-08
 

最新「惠台」政策能否搶佔台灣人心?

轉載自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 文/吳明德

吳明德:國台辦近期發布「惠台31條」,台灣輿論普遍認為將對台灣人才產生強大的吸力。但如此簡單反應,顯然忽略台灣本身的經濟困境。

 

台灣紀錄片導演李惠仁與呂培苓的最新作品「并:控制」,上周在台北舉行特映會。片中記錄了近年來台港受中國大陸政治干預的關鍵事件,熟悉兩岸三地新聞的朋友,可以把這個片子看作是一個簡單的疏理,但對中國大陸認識不深的台灣朋友,「并:控制」宛如一記深刻的提醒,也正好回應了中國大陸近期出台的「惠台31條」,在未來對台灣可能引發的效應。

 

 

2月28日,選在台灣紀念228之際,中國國台辦發布《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推出31項措施降低台灣人在中國大陸工作及經商限制,又被民間稱為「惠台31條」,打破民進黨執政以來,兩岸互動的僵局。

 

 

這不是中國大陸第一次使用經濟手段對台進行統戰。按照新經濟自由主義的邏輯,中國大陸深信,經濟能作為兩岸關係的槓桿。但從過去的經驗來看,成效並不如預期。

 

 

從「吸金」到「吸心」

 

 

回顧過去三十年,中國大陸對台的經濟手段可以分為以下幾個階段。

 

 

一開始,台商是中國大陸對台政策的主要受惠群體,也被視為限縮台灣不偏離「九二共識」的使力核心。1988年的《國務院關於鼓勵台灣同胞投資規定》被視為最早的政策文件。據中國商務部統計,截至2017年9月止,中國大陸在近30年來實際使用的台資超過660億美元,累計批準台商赴中國大陸投資項目達10.1萬個,優於單一外資的表現。

 

 

早期在某些依賴台資發展的城市,如東莞、崑山等,台商確實能取得超過外資和本地企業的優惠賦稅待遇。但根據尤怡文等學者在2016年發表的研究,中國大陸新企業所得稅法在2005年起到2008年實施之後,台資企業的稅收負擔事實上不斷上漲。在中國本地企業崛起與地方經濟民族主義抬頭之下,台商獲得的優惠程度逐漸下降,也等同宣告台商在中國大陸的黃金時代結束。

 

 

台商退出兩岸角力中心,更重要的轉折點是2014年太陽花學運爆發與國民黨在九合一大選大敗,台商明顯失去兩岸代理人的影響力。

 

 

自此,中國大陸對台提法更改為「中小企業、中低收入、中南部以及青年」的「三中一青」。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2015年來台參加會議之際,還喊出要幫助台灣青年創業

 

 

在去年3月的兩會期間,中國大陸官方進一步拋出「一代一線」方針,鎖定「青年一代」與「基層一線」,給予台灣人「接近中國大陸人民的各種待遇」。一直到這次出台「惠台31條」,中國大陸對台政策擺明跳過官方溝通渠道,直接向台灣民眾喊話。從過去吸引台商投資,也明顯轉向吸引青年與白領精英——被視為台灣社會的核心骨幹。

 

 

細看這次發布的31條惠台措施,站在台資企業的角度來看,事實上與中國大陸既有的政策方向多有重合,例如一帶一路、製造2025、國企混合制改革等,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記者會上也表示,這次措施的特色之一,是「圍繞國家重大行動計劃和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至於對一般民眾發展上,31條主要放寬了台灣人參加專業技術與技能考試資格,影視、醫療人員的赴陸限制或資格也將被解禁。

 

 

這餅畫得非常大,但中央出台的措施會如何在地方落實?其他WTO會員國會如何看待中國大陸傾斜向台灣?還有,給予台灣人「準國民待遇」,國民是指一線城市戶籍的權益還是一般居民?如果給予超居民待遇,要如何回應中國大陸民眾的可能反彈?更重要的是,台灣官方是否會推出措施限制人才西進?以上這些疑問仍需要時間觀察。

 

 

在31條宣布後,台灣多半認為此舉會對年輕人才產生強大的磁吸效應,前台灣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蘇起甚至形容為「吸心大法」。但這些回應都只看到了一半,忽略了台灣本身的困境。

 

 

讓人出走的是台灣經濟困境

 

 

在2016年民進黨執政之後,從台灣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到《天下雜誌》的民意調查,陸續顯示「台灣人」的身分認同比例雖高,但已出現下降。媒體紛紛報導,原來「天然獨」不是鐵板一塊,台灣民意出現了轉向。

 

 

但根據今年台灣中研院社會所中國效應調查的最新分析結果顯示,認同自己是台灣人或中國人或兩者皆是的比例,搖擺的並不是青年世代,而是50歲以上的中、老年族群。

 

 

在過去一段時間,我有機會與幾位80、90後,被認為是「天然獨」世代、但目前選擇登陸工作的台灣年輕人聊聊,想知道身分認同跟發展機會是否會產生矛盾甚至是衝突。這群出身台灣名校的年輕朋友,不約而同給了相似的答案,告訴我:機會與認同在他們身上是清楚的兩條線。再進一步深究,讓他們登陸的動機不全然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舞台,更多的是面對台灣經濟的失落與無奈。

 

 

關於台灣經濟衰敗的討論,近來相關研究大多是歸結到產業未能升級,台灣企業曾經是打造台灣經濟奇蹟的功臣,卻也是走向衰敗的主因。一位學者在惠台31條出台後,也對我直言,用不着端出31條,台灣人才已經出走。

 

 

就拿影視產業為例,由於台灣內部市場衰退,碰上語言優勢以及全球跨國產業分工成形,近年來早已有大量台灣專業人才轉赴中國大陸工作。在31條出來後,圈內人的討論也不少,部分人士同意,31條看似放寬了影視行業的進入限制,但要在中國大陸打滾,關鍵是能否適應高速變動的市場、動態調整的規範,還得要學會(儘管沒有人想主動學)那道容易卡在胸口的自我審查。

 

 

回到一開始提到的那部政治紀錄片,在影片最後的工作人員名單里,不少人選擇把自己的名字打成符號「陳○○」或是乾脆改用英文名字。在該片的669個贊助者中,更有一半是寫上「匿名贊助」。偌大的屏幕,黑底白字,卻不留下任何痕迹。這是一場在台北舉辦的特映會,片尾卻讓人看了倒抽一口氣。

 

 

原文:北京最新「惠台」政策能否搶佔台灣人心?

兩岸前瞻 推薦好文 兩岸 中國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