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佈局 推薦好文 2017-10-13
 

「一帶一路」的錢哪來的?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 文/崔瑩

中國自身負債累累,如何能有一萬億美元建設“一帶一路”? Grisons Peak首席執行官蒂爾曼給出了答案。

 

總部位於倫敦的投行Grisons Peak首席執行官亨利•蒂爾曼(Henry Tillman)從上個世紀90年代就開始關注中國經濟,10年前,他開始系統研究中國政府和其他國家政府之間的投資,他借助從私有資料庫獲得的資訊,試圖解釋中國在自身負債累累的前提下,如何能夠「拿出」一萬億美元的資金,用於「絲綢之路」專案的投資。近日,他以「投資中國一帶一路」為題在愛丁堡進行講座,指出中國從以往的投資經歷中汲取教訓,「一帶一路」的投資更注重合理的融資結構,以及風險分擔結構。

 

 

 

 

中國「一帶一路」計畫超前

 

 

蒂爾曼在講座中指出,中國對「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CPEC)專案的投資已達620億美元,幾乎是二戰後美國為歐洲復興而實施的「馬歇爾計畫」投資規模的一半。

 

 

「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的重點是建設連接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與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的高速公路、鐵路,以及石油和天然氣管道。那中國為何這麼積極地建設巴基斯坦?蒂爾曼介紹,目前來自海灣的石油,都要經過新加坡的麻六甲,再到中國,途徑13000公里。如果有了新的石油管道,石油可以從沙烏地阿拉伯直接到達瓜達爾港,從陸路進入中國新疆,這段距離只有3000公里。中國就此每年可節省200億美元。未來25年,只要石油可以源源不斷的通過這條線路輸送,中國可以節省5000億美元。

 

 

蒂爾曼認為,借助孟加拉-中國-印度-緬甸(BCIM)經濟走廊專案,中國可繞過狹窄的麻六甲海峽,直達印度洋。這個項目已經實施兩年,而實際上在20年前,這個項目就被提上議案。中國在打造的另外四個經濟走廊包括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中蒙俄經濟走廊、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和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等。

 

 

Grisons Peak統計顯示,在過去10年時間裡,中國已經在全世界購買、或者投資53個港口,這些港口遍佈東南亞、南亞、非洲、歐洲、大洋洲等地,主要集中在中國正積極打造的三條「藍色經濟通道」附近。這三條「藍色經濟通道」包括中國-印度洋-非洲-地中海藍色經濟通道、中國-大洋洲-南太平洋藍色經濟通道、以及經北冰洋連接歐洲的藍色經濟通道(見下圖)。「藍色經濟通道」正由沿線節點港口構成,輻射港口城市。

 

 

「一帶一路」藍色經濟通道構想圖

 

 

中國的前瞻性令蒂爾曼感到驚詫,他感慨,「到2030年,中國將擁有兩個冰島西部的港口,一個格陵蘭島的港口等……但是在英國,要在希思羅機場修建第三條跑道的工程還沒有動工,在過去10年,美國也沒有修建任何一個機場。中國已經在計畫2030年之後的事情了,可見他們的計畫有多麼超前。」

 

 

亞投行,令人欽佩

 

 

講座中,蒂爾曼問在座的英國聽眾有誰聽說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簡稱亞投行),但是知道的聽眾寥寥無幾。他介紹亞投行是多邊銀行,目前已經有80個成員,預計會有更多的國家加入。尚未加入亞投行的國家包括美國和日本等。蒂爾曼表示,「全球其他主要國家早已是亞投行的成員,或者希望成為亞投行的成員」。

 

 

亞投行由中國發起成立,作用是為一些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專案提供融資支援——包括貸款、股權投資以及提供擔保等,亞投行是「一帶一路」基建項目的重要資金來源。亞投行的法定股本是1000億美元 ,中國並不實際控制這個機構,但中國是大股東,擁有26%的投票權。目前,亞投行的行長是金立群,他曾擔任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長。

 

 

蒂爾曼調查發現,自從2014年10月亞投行成立後,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政策性貸款減少,亞投行貸款在增加,貸款已經從單一的中國政府的貸款逐漸轉變為來自亞洲、非洲、中亞和拉丁美洲的混合貸款。其中,來自亞投行的這些貸款中的12筆分別和來自世界銀行、以及其他多邊機構的貸款形成了銀團貸款。蒂爾曼指出,「亞投行的資產負債表上貸出的款越多,中國政府的壓力越大。銀團貸款越多,對中國政府而言就越有利。這樣做的好處是風險分散。亞投行的建立從零開始,才過了3年時間,它的運行如同一家重要的銀行,令人欽佩!」

 

 

和亞投行類似功能,能夠為「一帶一路」基建項目提供貸款的是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The New Development Bank),這家銀行由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南非五個金磚國家發起,于2016年建立,總部設在中國上海,其初始資本1000億美元由5個創始成員平均出資。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和亞投行的最大區別是,亞投行可為很多國家,主要是亞洲國家的項目提供貸款,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只為五個金磚成員國的項目提供貸款。

 

 

蒂爾曼也注意到,2016年,在上海合作組織(SCO)領導人于吉爾吉斯斯坦比斯凱克舉行的會議上,中國正式提議成立SCO銀行,目前依然在議。2001年,上海合作組織由中國、俄羅斯和4個中亞國家聯合成立,其初衷是解決成員國之間的邊界爭議、對付地區恐怖主義等。SCO銀行的成立可為「一帶一路」的基建項目提供更多貸款。

 

 

綠色債券和各類基金助陣「一帶一路」

 

 

據Grisons Peak統計,2007年6月,第一支綠色債券由歐洲投資銀行發行,截止到2017年9月,全球總共發行了1150只貼有「綠色」標籤的證券,其中40%綠色證券由中國發行,中國成為綠色債券的全球最大發行者,並且,40%的購買者也來自中國。

 

 

中國發改委發佈的《綠色債券發行指引》中解釋:綠色債券是政府、金融機構、工商企業等發行者向投資者發行,承諾按一定利率支付利息並按約定條件償還本金的債權債務憑證,且募集資金的最終投向應為符合規定條件的綠色專案。2016年5月,中國銀行協助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完成4億美元境外債券的發行,成為中資機構發行的首單境外綠色債券。這些綠色債券可以撬動私人資本,支援綠色基建項目的發展。

 

 

蒂爾曼認為綠色金融和環境金融會迎來巨大的繁榮,他建議商科學生關注其中的商機,可考慮未來在這兩個領域內找工作。

 

 

蒂爾曼介紹「絲路基金」 (Silk Road Fund)是發展亞歐陸上經濟的專項基金。該基金於2014年11月8日成立,由中國政府出資400億美元,不久前,中國對該基金新增資金1000億元人民幣。而更多的區域性基金,也是「一帶一路」專案的重要資金來源。比如中非發展基金(CAD),于2007年成立,主要來自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DB),到2017年6月,中非發展基金已經對非洲投資44億美元,涉及36個非洲國家的90多個項目,該基金的總規模是100億美元。

 

 

中俄投資基金(RCIF)成立於2012年,由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CIC)與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RDIF)各自出資10億美元共同建立。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由俄羅斯政府注資100億美元成立。2015年,中俄投資基金和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共同合作,設立總額20億美元的農業專項投資基金,用於支持中俄兩國境內農業專案。

 

 

2016年11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在訪問拉脫維亞首都里加時表示,中國設立110億美元的投資基金用於中歐和東歐地區的專案融資。該基金由中國—中東歐金融控股公司管理(該公司在2016年初由中國工商銀行設立),中國人壽和複星集團也參與管理。該基金項目的計畫是募集500億歐元的資金用於投資基建、高科技產品生產和消費等領域。

 

 

另外,「中非產能合作基金」于2015年底成立,由中國外匯儲備、進出口銀行共同出資,資金首期規模為100億美元。

 

 

用「特殊目的載體」繞過西方制裁

 

 

蒂爾曼在講座中繼續指出:「美國對俄羅斯所實施的經濟制裁,以及歐美國家對俄羅斯長期的經濟制裁都會影響俄羅斯的經濟,中國如何規避制裁的影響?就是成立一個新的基金,這樣就不會涉及美元。比如,莫斯科R&B投資基金。我只是想讓大家知道這樣做非常明智,考慮周全,但是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這也顯示了中國關於基建專案的全球競爭策略。」

 

 

此前,俄羅斯普列漢諾夫經濟大學金融管理系教授康斯坦丁•奧爾多夫(Konstantin Ordov)曾表示,「人民幣已經成為區域性貨幣,在俄中貿易中可以使用人民幣進行結算。」

 

 

截止到2017年7月,中國又向兩個俄羅斯國有實體投入約110億美元,包括俄羅斯直接投資基金(RDIF)和俄羅斯國有開發銀行(VEB)。

 

 

「中國在做的是設立特殊目的載體(Special Purpose Vehicle, SPV)。因為2008年的次貸危機,特殊目的載體這個工具在西方已經不存在了。比如,如果你發放貸款給SPV,中國占51%股份,當地銀行占49%,那麼這筆債務將由這個SPV本身負擔,而不由那些設立SPV的國家負擔。中國實際上在使用西方國家不能繼續使用的方式戰勝競爭對手。」蒂爾曼繼續補充。

 

 

原文:「一帶一路」的錢哪來的?

全球佈局 推薦好文 中國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