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改革   亮   評   2017-10-25
 

金融創新若無良好監管是不是又出現金融怪獸?

陳維莉

趣店,是否藉創新之名,行暴利之實?

趣店剛於今年10月至Nasdqe 掛牌,首日大漲47%風光一時,但隨即重重落馬,會有這樣的結果是因市場對其評價兩極,一是全球對中國蓬勃發展的互聯網金融行業越來越強烈的興趣,二是近年來曝光的一系列醜聞讓互聯網金融在中國國內面臨越來越嚴厲的審查,交銀國際表示,趣店這類金融科技公司眼下能通過收取高息來覆蓋不良貸款,然而一旦中國經濟放緩,違約風險就會大幅上升,2016年2月,中國當時最大的P2P網絡借貸平台e租寶(Ezubo)倒閉,導致約90萬投資者合計虧損76億美元。該事件是中國網貸行業爆發的最大丑聞之一。

趣店,2014成立,當時他只是於校園中,對有短期資金需求的學生提供分期貸款的服務而已,2015年8月,與螞蟻金服策略結盟,螞蟻投入2億美元的融資,為其帶來便宜的資金成本,並以芝麻信用提供客戶的信用評級,使其得以評估客戶並可妥適掌控風險,也因此趣短短3年內授信客戶數由20萬戶急遽增長至1760萬戶,迅速發展並且實現盈利。今年頭六個月,趣店發放貸款56億美元,是上年同期的四倍,個人消費者平均貸款136美元,平均貸款期限為兩個月。上半年趣店淨利潤1.436億美元,同比增長近700%。已成為中國最大的線上小額現金貸款平台。

 

但趣店貸款的高利率遭到極大抨擊。趣店稱,大約60%的貸款年化金融服務費超過36%,這部分貸款上半年佔總收入的逾80%。中國監管部門規定,貸款年利率超過36%的,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

 

中國官方報紙《證券時報》刊文,批評金融科技公司以“畸高的利率”提供現金貸款。

 

近年中國鼓勵金融創新,其中也是瞄準11億人口中,弱勢的個人或微小企業於大銀行間無法取得融資,因此普惠金融的推行是重點政策,一連串的開放,是希望能引廣大游資面向需求方,藉由科技的創新,做好信用評等,風險管制,避免地下金融的欺騙,不合理計價,甚至惡性倒閉出現,引發金融失序.

但現今中國的金融創新,以趣店為例,是否真能嘉惠普羅大眾?還是嘉惠特定人?是否以金融創新為名,而行暴利之實?

網路傳言,趣店和其它類似平台瞄準那些自控力弱且違約風險高的低收入群體。甚至勸說用戶從親戚或其它平台借錢償還貸款,如此看來,趣店所謂金融創新,只是掛羊頭賣狗肉,以科技技術重新包裝,仍然以不對稱的勢力,欺壓弱勢族群,賺取不當利得.

曾擔任萬穗小額貸款公司董事長的張化橋,寫了一篇博客,從標題上看就知道他會招來不少罵——《為趣店平反昭雪》。

實際上,結合現實的金融環境,張化橋說的不無道理,他寫到:“年化利率36%,聽起來可怕。但是考慮到小額和短期的特點,它其實非常正常。本人1986-89年在央行擔任主任科員,幾次到河北和浙江省調查非法集資問題。那時的市場年化利率均在200%以上,而且出資人和借款人的權益都無法保障。現在互金市場相當透明。央行和銀監會的監管哲學是若即若離,在鼓勵創新與維持秩序之間掌握了絕佳的平衡,堪稱世界堪模。”

“如果更多的企業加入消費貸款的行列(比如全民放貸),導致資金供應泛濫,那豈不是太美了嗎?在資金需求一定的情況下,資金供應大增,豈不是嚴重打壓利率嗎?我真的不知道趣店有什麼大錯!”

事實上張化橋所提的確是普惠金融的理想,但事實上趣店及現今中國的P2P金融公司所為,是否有逾越了道德風險,為求獲利而走了偏鋒?

在現時,全球講求推動金融創新如火如荼地當下,我們真心期盼,金融創新能實踐的是,讓更多的資源得到適切的配置,消弭嚴重的貧富不均,讓壟斷不當利益的一方消失,使資源可以發揮較大較合理的效能,衷心盼望,未來台灣在金融新創推展之實,能引此為戒,使得合理的監理讓金融新創得以真正普惠大眾,嘉惠萬民,而非只是讓業者挾科技之力,另開一扇養出怪獸的方便之門.

金融改革   亮   評   Fintech 金管會 兩岸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