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不應是保護既有金融機構,而是協助創造全新產業!

作者/陳維莉

金管會應該如何協助台灣Fintech業者創新,如何趕上國際競爭者

FinTech除了監管,更需要創造發展所需的環境;發展FinTech所需的行政、立法及經濟產業鏈結,問題與需求十分龐雜多變,更不是單一單位所能處理的。

唯有跨部會的組織,結合各方人才和資源,才能因應FinTech多元挑戰與快速變化的局勢。結合各方專業人士與資源,因應FinTech快速轉變的現實,見招拆招,才能真正發展出台灣的FinTech產業!

Fintech在台灣.我們始終看不到金管會提出有用的產業發展政策,看完他的金融政策白皮書,只看出下列幾點,(一)讓既有金融機構在新創FinTech業者出現時還能有合作的機會、(二)金融機構強化自身資安或資訊能力、(三)發展表面上是民間機構,實為金管會旗下或銀行公會下的另一機構,擁有大量來自人民的資訊,但只服務銀行或金融機構會員,不開放給其他新創FinTech業者使用。這些就是金管會為台灣所下的FinTech定義。

就上列三點我們分別來分析:

1.讓既有金融業者與新創科技業者合作-看似雙贏,能達此境界真的不錯,事實上個人覺得有點難,金融業者長期擁有某種程度的被保護利益,在不需求新求變的情況下就有錢賺,今天殺進一個革我命,不懂金融業的科技業者,雙方價值認知大不相同,而且可能會損及我原先的市場及價格,對傳統金融業者而言抗拒的心態,不言而喻!

2.把Fintech看成是加強金融機構的資安能力及資訊能力,這完全大錯特錯好嗎?!Fintech不等於資訊或資安科技,按照金融穩定理事會(FSB)所定義:金融科技是指技術帶來的金融創新,他能創造新的商業模式,業務,流程與產品,既可包括前端產業也可包含後台技術,基於大數據,雲計算,區塊練.人工智慧,等一連串的技術創新,全面應用於支付清算,借貸融資,財富管理,零售銀行,保險,交易結算,等六大金融領域.我們主管機關如此看輕Fintech領域指認為加強金融機構資訊及資安能力就能做Fintech,真會使業者喪失很多的競爭領域及機會.

3.在大數據的應用發展之下,很多政府部門所掌握的資訊,比如聯徵中心資料,健保資料,交通事故資料....等等,這些資料若經本人同意,提供給業者,應可使業者發展設計出費用更便宜,功能更聚焦的產品,更符合民眾個別需求的產品,但政府在個資法的緊箍咒之下,絲毫沒有想要突破框架,協助業者新創發展,這些真的都是台灣在發展Fintech過程的絆腳石.

從一個簡單的例子就可以看出主管機關的保守牛步,光是對一個電子支付業業務,就要區分第3方支付,電子支付,電子票證.一件相同的事,卻要訂3個不同的法規,不同的資格,不僅僅疊床架屋,也真的浪費行政資源.台灣第3方支付業者更是不知道吵了多少年才見政府開放,更可以看出主管機關對於原先傳統金融業者的保護與優待.

所以,我們真的需要我們的主管機關能有不同的Mind set!

先讓我們來看看Fintech 為什麼會發展出來.並且看看別的國家是如何看待Fintech 及發展Fintech!

很多人以FinTech只是因為Internet技術發展所致,其實不然,金融海嘯後,人們發現,金融風暴是源於既有金融體制的問題與瑕疵,而現有的金融機構因為擁有特許地位,挾政府的保護,以一般民眾的錢賺錢;賺了大錢,養出華爾街一隻隻的肥貓,,出了問題,卻是全球一起承擔風險,蒙受損失,這不但不公平,也不符合社會正義。

 

要對金融機構壟斷且不效率的反擊,所以Fintech崛起

 

因此,科技界與社會菁英強烈想改革傳統金融業的壟斷及把持,也極力呼籲各國政府的監理單位,不要忘記其原本被賦予的責任.於是.英國政府首先開了第一槍,於2012年宣布解散原有的金融監管單位英國金融監理總署(Financial Service Authority),於2013年成立民間機構金融行為管理會(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等多個機構取而代之。

 

英國政府在fintech發展過程中須扮演領導者與觸媒,建立一個清楚的願景,加上穩定的政策與環境,他們鼓勵私部門投資金融科技。政府建立了「金融科技諮詢小組」(FinTech Advisory Group),成員包括政府、監理機關、行業協會、學術界及業者代表,主要任務則是在提供中性的對話平台,整合各方意見,成員間甚至互相挑戰,或由政府主動提出挑戰,而由學界或業者來回應。透過這種模式,促進意見與知識的交換以刺激新創事業或對既有的問題提出解決方案。反觀台灣,目前金管會似乎只是在告訴業者,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這個業務要符合金融業者的資格,那個資料我們的法規限制下是不能開放提供的.台灣與英國的政策願景與效能高下立判!

根據估計,英國每年的金融科技可以創造約200億英鎊的利潤,其中單是支付系統一項,就有100億英鎊 (UK Trade & Investment, 2014)。在金融科技業蓬勃發展的同時,根據英國政府的報告,英國政府部門,尤其是金融監理機關,例如歐洲銀行監理署(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金融審慎監理局(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 PRA)及英國金融業務監理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FCA) 都嘗試與金融服務業與金融科技業建立新的關係,並在監理機關間就監理的目標進行公開對話,也與私部門間就監理的議題與要求進行溝通,FCA 更是建立了「創新計劃」(Project Innovate),目的就是能夠追蹤進入金融市場的新興商業模式 (UK Government Chief Science Adviser, 2015)。此外,在國家科技辦公室(Government Office for Science)的建議下,FCA對金融科技的監理,首見建立「監理沙盒」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2015)。英國在金融科技發展的同時,對監理環境與監理措施的調控與規劃,是同時在進行。

反觀台灣,當然,台灣現在也正擬定金融創新實驗條例,但是光是一條進沙盒實驗期結束後(最長18個月),若相關修法未完成,業者該如何因應?這個問題,在金管會所提的草案中並未明定,也未見其如何協助業者突破原有的金融資格框架,看起來還是要新創業者穿舊衣穿舊鞋,雖說若新創業者未能輔導轉型為原金融業別,可以有修法這條路,但依台灣的立法修法速度,實在難以寄予厚望,另外,英國政府主動擔任教練,主動為業者找解決方法(見下列FCA執行措施第3 ,4 ,5 點)這樣的精神,在台灣的實驗條例草案中,完全看不到,讓人不禁為台灣有心進入沙盒業者捏把冷汗.

英國FCA就監理沙盒訂出如下的執行措施:

1. FCA將監理沙盒納入創新計劃的範圍,以讓創新計劃小組可以審查並且監控測試的過程;

2. FCA將訂定申請進入沙盒的資格條件;

3. FCA對進入沙盒的業者將提供策略選擇,以協助它們在測試期間能調適在法規上遇到的障礙;

4. 監理沙盒必須是彈性的,且由FCA與業者間以逐案的方式協議如何測試與運作;

5. FCA就監理沙盒必須建立模擬的空間,使業者在商品或服務未上市前,可以在其中進行測試,而這個模擬空間,可由業者主導;

6. 私部門的利害關係人可共同設立一個非營利的上層公司(Umbrella Company),代表其下層的新創業者進入沙盒中,FCA應協助這類公司的設立;

7. FCA在觀察測試結果後,可決定是否修訂法規及適當的法規調適措施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 2015)。

 

我們期許台灣金管會-要當教練,不要只想當裁判,要當資源提供者,不要當資源剝奪者!

 

如果政府真的有心發展FinTech,就應該仿效先進國家至少我們覺得要能做到下列以點:

1.資源整合,排除障礙:成立跨部會單位,將相關資源單位,如國科會、國家發展基金或其他類似國家主權基金、經濟部、甚至通訊相關的NCC等相關部會,再加上原有金管會的金融專家,財政部等,共同組成全新的團隊,結合各方專業人士與資源創造適合發展的Fintech環境

2.成為教練業師:因應FinTech快速轉變的現實,找出台灣金融產業或國際金融產業的痛點,要與業者共同於實驗中,實際了解業者狀況,瞭解發展狀況中困境與問題何在,隨時協助業者,找出真正有用的發展策略,

3.政府Fintech發展及監理人才的提升:政府內部也須能提升人才素質,因應科技含量的進步,政府人才要跟得上新創業者的技術,不能一昧地害怕創新風險,害怕創新超乎他們可理解可掌控,如此才能兼顧發展與監哩,使Fintech 走在一個良性安全的道途上.

 

當政府的心態對了,才能投入對的人和資源,政策成效自然就能水到渠成。FinTech比的不只是科技力,更考驗著各國政府面對與時俱進新科技、新應用、新局勢的彈性與效率。國家要動起來,台灣才有希望,才不致為了保護既有金融機構,因而放棄了未來二十年甚至百年的金融力!

因此,我們期許金管會,不要只是強調金融業是需要被高度監管的行業,要協助整個產業往新的趨勢突破發展,要協助所有業者創出全新的台灣金融產業! 

金融改革   亮   評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