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護醫療   亮   評  

台灣擁有獨特的「一人病,全家並」的陪病文化

文/吳美蓮 編寫

要靠全責照護制度來解題

推動全責照護制度,除了可解決現今常見的住院文化外,對於未來因為高齡少子化所預見的孤獨留院現象,但如何推動這個計畫需從全民認知「全責照護」開始啟動。

在台灣有一個很特別的住院文化,就是「一人生病住院,全家一起在病房照顧病患」,家屬不只陪伴病人,常常還需要動手照顧病人,比如是餵藥、翻身、拍痰、餵食、解尿或換尿布等照料。

 

 

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調查,台灣住院病人約七成由家屬照顧,其餘才是聘看護幫忙。由此可知這個現象是普遍存在台灣各地,而所產生的問題分述如下

1、以醫院實際的照護層面來看。這一群家屬並沒有受過任何護理訓練,除了無法提供給病人專業的醫療照護外,也沒有辦法掌握住院期間病人的病情變化。 家屬們容易因缺乏防範感染的正確觀念,而發生其他疾病的傳染機率。例如:在2002年在台灣的SARS疫情(在病房看護及家屬間互相感染)的事件;2015年大韓民國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疫情,都是院內照顧集體感染所爆發的事件。病房管理方面也是一大問題。進出份子的混雜甚至出現病房中私自販賣藥食品銷售等亂象。

 

2、以家屬的情感層面來看。整日在病床旁陪病服侍,如果是長期抗戰的話,是會嚴重影響到原本的生活,因此由誰來負起照顧之責是一個難題。另一個常見的現象就是老人照顧老人的辛苦場景。

 

3、以經濟層面來看。時常見到家屬們為了照料病人而辭掉原本的工作,形成「介護離職」的現象,而這群人往往已經是中高級主管的職位,也有一定的職場成熟度與能力,多少會影響到企業或社會的經濟力。如果是外請一個24小時的看護人員,至少要支出每日2000元左右的費用,對個人或家庭而言也是一筆不小的經濟負擔。

 

因此針對這個陪病照顧的住院問題,歐美、日本、新加坡等先進國家的所行之有年的「全責護理」(Total nursing care)制度是一個解決的方向。

 

 

全責照護的目的與預期成果:

1、讓病患擁有安寧的住院環境,進而提高住院護理照護品質。

2、落實護理工作分工,不同層級的人員執行不同的工作內容,除了配置護理師專責照顧病人之外,還需加聘照顧服務員、醫護助理,協助護士照顧病人,以期減輕護理人員的工作壓力。

3、減少住院病人陪病率。家屬不必整日在旁陪侍,只要在固定時間來醫院「陪伴」病人,讓家屬能放心的工作,減輕家屬經濟負擔;
​4、強化醫院感染管制,
減少病人家屬逗留病房時間,才能有效防疫。

5、病房控管得宜。減少護理人員浪費時間在不必要的非護理工作的人員進出管理上,另可使用最精良的醫療儀器設備(如全院使用電動床、精密輸液器、多功能護士呼叫器等)節省時間進而增加護理人力。

 

 

在台灣國內目前有八家醫院加入,醫護人員與照服員、護佐等助手,為一對四、一對八的照顧模式。

台灣至今大部分的醫院病房仍未編制照顧服務員,所有的工作都交給護理師,護理師人力吃緊且工作負擔相當大。家總秘書長陳景寧也表示,政府多年來已培訓10多萬名照服員,但多數人選擇去醫院當看護,因看護時薪比照服員高出許多,留在長照領域的照服員為2萬多人。

 

面臨人力不足的最好方式,是醫院能自訓自用照服員,增聘經半年到一年時間訓練的照顧服務員,在護士指導下以1:4到1:8的照顧比,專業照顧住院病人,從事「需有專業護理技術」的操作呼吸器、翻身、拍痰、餵食等工作;另外由健保支付部分經費,減輕家屬們的經濟負擔。

 

但在推行「全責護理」制度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現今台灣照護人力背後的相關問題。

1、國外的「全責護理」制度中有關費用部分,多為病患自費,加上商業保險給付金額的比例比較高;在台灣,現行健保制度只有給付醫療處置部分,民眾若想以繳交國內稅收的金額來要求國外的服務,現狀是無法符合需求的,也確實有執行上的困難。

2、在病床比上,國外的比例是一床配置一名護士,國內評鑑最低標準是一床配置0.4名護理人員,差距為2.5倍。目前國內白天班一名護理師要照顧十床病人。在國外另配有護理佐理員(簡稱為護佐,又稱助理護士(Assistant Nurse))。目前國內多數大醫院皆僱用助理護士,以協助護士進行各項簡易護理業務,護士與病房助理護士間屬於分工機制,並非工作的轉嫁,兩者工作項目劃分得很清楚。國內很多的看護人員會進行換鼻胃管、抽痰等工作,已經是逾越本分,屬於違法的密護行為。

3、國內的照顧服務員背景是來自各行各業且僅接受90小時的簡短照顧訓練。不比護理師或護佐擁有專業學歷與國家考試認證,其專業程度值得探討。

 

因此未來要推動推行「全責護理」制度,有以上幾個問題需要解決。

1、「台北市三、四百床要一點六億元人事費,而全台有多少床?」,若全面實施,這筆可觀的經費是個關鍵點。目前推動全責照護計畫,只能做到共聘機制與對弱勢、中低收入戶不收費。倘若未來要全面實施全責照顧,為確保不浪費資源,還是需要由醫院、一般民眾與政府共同負擔費用,假如要納入健保給付制度,在使用者付費情況下如何合理公平分配是可以討論的。

2、考量醫院有各種等級,評鑑時,護士人力配置上只能採低標準,政府除了以獎勵費鼓勵醫院增加臨床人數,同時也補助推動全責照護計畫的醫院,希望提升照護品質。

3、照顧服務員的現今90小時訓練內容是衛生署、內政部、勞委會邀集專家學者共同擬定,推行到某一階段,自然應該檢討課程是否該調整,以確保符合當前職場的需求。

 

台灣的陪病文化,除了源於家庭親情外,還有「陪病才孝順」的社會期待。但隨時代變遷,子女因為工作繁忙無法照顧,陪病文化在都會區已經逐漸消失,而在人口老化、生育率低的趨勢下,可以想見二、三十年後,會有許多病人沒有家屬照顧。隨老年人口的增加,社會對照顧服務員的需求也會越來越高,未來大家會更體會到全責照護的重要性。

 

全責照顧是早晚要做的必然趨勢,也是政策走向,但不可能一步到位,目前社會氛圍是「有看到需求性而沒看到迫切性」,政府目前只能預作準備討論相關配套政策,看見對社會整體有益的事再一步一步地進行了。目前已獲得幾個縣市首長的大力支持,如台北市長柯文哲等人,但還需要更多的人來集結與共識。我們還可以做一些甚麼事情來讓這個社會可以得到全面性的互助呢?



照護醫療   亮   評  
回上一頁

關鍵字搜尋

您可能有興趣

新南向起跑 18國商機滾滾來 郭正亮專文》大陸磁吸台灣的挑戰 中國國際領導力直追美國 郭正亮專文》武統台灣比想象中複雜 日本要用防衛合作打造「大國外交」? 中國「一帶一路」項目放緩,借貸風險引發擔憂 PolicyPal: 家庭悲劇引發的保險科技變革 德國50萬勞工抗爭大勝利!「家庭照護假」不分男女,每周工時最多減至28小時 揭開瑞士安樂死組織的神祕面紗 日本「歸零死」蔚為風潮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