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可茵街(coin street)再生的社會力量

轉載自台北村落之聲 文/楊思勤

倫敦市中心的泰晤士河雖然只有200多公尺寬,長久以來卻劃分出南北大不同的倫敦風貌。泰晤士河北岸的北倫敦有繁榮的金融業,頂尖的百年學府,繁華的商業街還有時尙的住宅區。泰晤士河南岸自11世紀以來一直是個不毛之地,不僅是倫敦塔死刑犯的屍體掩埋處,源自中世紀的髒亂,血腥,未開化的印象總讓人不寒而慄。到了19世紀後半,南岸變成工業貧民區,工廠林立,處處可見密集擁塞, 衛生與生活水準低落的工人階級住宅。沒有詳盡的規劃,加上二戰時期德軍猛烈的炮火攻擊使當地殘破更甚。直至20世紀後半南倫敦才開始展露豐富的市井文化。老城新貌不只是嘴皮說說或做做“拉皮”、“挽面”的新包裝,而是顧念到由內到外的反省與蛻變。

 

近年來, 南岸的街道,車站以及公共用地呈現大幅的改善。 一連串的整修, 規劃與一切的進步不是天降好運,南岸都市更新的開端,與一群熱愛自己家園的勞工階級居民密不可分。他們釋放出的社會力量與熱情早在1980年代就為南岸的復甦埋下了信心種子。 

 

 

地處南岸的可茵街 (Coin Street) 社區位於滑鐵盧橋 (Waterloo Bridge) 與布萊克法爾斯橋 (Blackfriars Bridge) 之間。 70年代後期被多家開發商相中企圖興建觀光旅館及辦公大樓。深怕過度商業開發會破壞當地的家庭生態的可茵社區自助協會CSAG (Coin Street Action Group) 展開與開放商為時七年的抗爭。可茵街居民的擔憂並非杞人憂天。一旦房地產被收購,居民的住所將轉型為觀光旅館和擁有河景的高級小單位公寓。 三人以上的家庭住戶若沒有顯赫背景或優沃存款只能離開可茵街,往郊外撤離, 而南岸的家庭與社會脈絡必將受到消失。若有振新社區的機會,CSAG 希望能著重於建設公園綠地的公共空間, 興建平價家庭住宅以及其他文化社會設施。 

 

 

 

 

在八零年初期,可茵街有一半的地區已由開發商取得土地以及開發權。另一半的區域則仍屬於大倫敦市議會。當開發商順利取得這些窳陋樓房的拆除令,同一時間,政府也准許了可茵街居民提出的地區保護申請。 居民與開發商各自擁有同一地段上不同的都更聲音,勢均力敵,僵持不下。直至1981年才有了突破性的發展。 

 

 

出身於南倫敦的勞工黨籍的李文史東 (也就是後來2000年當選的第一位倫敦市長),在1981年當上了倫敦市議會的議長後便強烈壓制開發商的拆除計畫。開發商不敵壓力終於在1984年放棄可茵街的更新案。並把手上持有的地產賣給大倫敦市議會。市議會再以超低價一百萬英鎊半賣半貸款給當時由當地居民所成立的可茵建設 (Coin Street Community Builders)。 

 

 

可茵建設這時開始向各銀行與房屋協會 (Housing Corporation) 的申請補助金借貸作為建設資金。 然後慢慢藉商業收入(例如將閒置的舊工廠或荒廢的廠地當作收費停車場)還清數筆貸款。可茵建設更不放過其他跨領域的小額資金, 包括兒童機構補助,倫敦開發局獎助,SRB都更基金(註1), 新機會基金 (New Opportunities Fund)…等。 可茵建設以社會企業的姿態成立,並採取社區信託發展基金的模式營運。所有公司成員都必須是本地住戶。 1984到1988年短短4年間可茵建設拆除了部份頹圮的舊工業產房,完成了南岸首批的河堤步道同時加增新的河堤公園。 藉此打開了河濱視野。此後更興建了伯尼史賓公園 (Bernie Spain Gardens) 以及加百利碼頭 (Gabriel’s Wharf)。總更新區域共13公頃。

 

 

 

 

可茵街最具指標性的建築當屬翻修後兼具都會與懷舊氣氛的Oxo Tower。 Oxo Tower原身是郵政局的發電廠,樓身主體建於19世紀末。後來由肉製品工廠接手時部份拆修,僅剩面河的建築立面被保存。 可茵建設取得Oxo Tower後,交付建築師Liftschutz Davidson 設計整修。

 

 

 

 

1997年這項工程在國際間贏得六項建築獎項,包括都市更新首獎以及英國皇家建築協會首獎. 建築師在一,二樓設置了美術畫廊,咖啡店及輕食餐廳。三至七樓層則是工作室與公寓住宅,而頂樓的餐廳俯瞰倫敦夜景. 絕佳的景色與美食深受倫敦人的喜愛,讓高價位的餐廳 (由倫敦知名精品百貨業者Harvey Nichols經營) 也能維持穩定的收入。

 

 

可茵街最令人稱道的成果不在於翻修的創意或是 ‘高級化’ 的手法, 畢竟舊工廠改建成雅痞住宅, 藝術中心或咖啡店不管在當時或現在的歐洲來說已是雕蟲小技。同性質的翻修案在英國或歐洲其他工業城市中層出不窮,不過乏人問津,人煙稀薄的也不少。那麼可茵建設為什麼能成功呢? 這或許是因為他們了解到一個更新案不能只有光鮮亮麗的新建築而沒有本質上的涵養,不能只是計算商機而缺少人氣。更重要的是不能只有消費者而沒有穩定居民。 

 

 

一塊地再怎樣被開發,被經營,終比不上居民悉心照料,以守護‘家園’的心來的墾切殷勤。 因此,可茵建設不只追求新社區或新門面,更重要的是建立新家庭與穩定居民。 可茵街創建的220個福利屋使1,000多名無殼蝸牛有家可歸。透過合作的房屋互助機構 (mutual housing co-operatives)(註2)可茵建設提供各型福利屋的選擇:包括一、二、三房的公寓以及三、四、或五房的透天厝。這樣的集合住宅的規劃手法在2001年落成的伊洛克國宅案裡展現純熟的風采。 

 

 


伊洛克國宅—IROKO by Haworth Tompkins
 

 

 

 

從外觀上來說,伊洛克建築本體利用洗石子外牆及粉體塗裝鋼製品等素材建造。鋁窗由陽極氧化處理,呈現洗鍊的風采,並搭配紅香柏木以及薄姜木隔板,屋頂則採鍍鋅不鏽鋼烤漆板(TCS II) 所製。伊洛克國宅在空間設計與環保太陽能方案上整合了多項永續發展的要素。每戶屋頂上裝置的太陽能板提供住戶的熱水供需。並且選擇對環境破壞最小的保溫裝置通風系統與建材。伊洛克所用的建材並不昂貴,讓低預算,低收入戶的社區也能負擔都市更新。 

 

 

 

 

以中庭廣場為中心,家家戶戶面對中央花園,不但使各住戶輕易進出中庭,設計意向上更聚集了向心力。整棟建築比週邊地面高了約50公分。與大眾人行步道接連的地方,建築師另留了約140公分的居民人行道。作為建築本身與公共用地多了一層緩衝。伊洛克建築兼顧了居民在設計上的企圖以及城市住宅本身的機能。設計與建材皆與週遭景觀融合。公共與私密循序漸進, 和諧共生。 

 

 

可茵建設的宗旨是創造平價房屋且同步實現社區內的商業,休憩,與文化的多元發展。 這樣的宗旨幾乎是每項政府建案的統一目標,不過真正落實永續發展的建商寥寥無幾。 

 

 

一項針對德國萊比錫與曼徹斯特的比較報告指出 ,活絡都市的成功訣竅不僅要‘吸引人潮’; 更重要的是把人潮留下來,使他們願意長期居住, 成為和地方共生共長的居民,進而孕育下一代。 無論是老居民還是新移民,有了嶄新的硬體設備也得培育社區涵養才能讓藝術、文化、格調與社會水準齊頭並進. 因此社區教育也成為可茵街地區復甦的重大課題。2007年位於史坦佛街 (Stamford Street) 的社區中心落成, 其內設置了安親班、育嬰房還有才藝及音樂教室。並提供求就職職安排與訓練, 強化社區整合。社會教育方面, 除了Oxo畫廊定期展覽新銳藝術以提升當地文化視野之外, 一年一度的可茵慶典更提供市民便捷的藝術教育交流。 使文化創意更為普及,讓藝術不再是高不可攀的資本階級玩物,而是實際地豐富居民生活, 提升社區格調的有效辦法。 

 

 

 

 


可茵街社區活動中心

 

 

可茵建設快速而成功的更新成果來自於清楚的社區願景,成功的社區自主性,還有聰明的資金運轉。 可茵建設活用了公部門與產業界的各項資源,達到多層次參與的整合機制。這裡的都更爭戰訴說了倫敦七零年代經濟蕭條的縮影: 1) 去工業化使傳統製造業, 重工業的萎縮; 2) 大量的失業人口癱瘓社會福利機制; 3) 中央政府拼經濟, 鼓吹企業不放過任何吸資,生財的機會。在多方的角力,不同的訴求下,可茵街的成功在英國的都市更新史上樹立了難能可貴的里程碑。不僅僅證明社區主導的都市更新可比政府主導更為有效,也讓其他為了保衛家園而正與開發商,收購集團或與政府角力的小社區打下不可或缺的強心針。 

 

 

台灣的民間力量與創意能量其實頗為強大,缺少的是共識的建立,分工機制與配套措施。法律的保護及推動也尚未成熟,以致都市更新大多維持在‘單贏’ 或 ‘治標’ 的局面。 例如政府花費大筆資金重建地方戲院劇場卻沒有配套輔導舞者培訓或藝術教育,導致有硬體卻沒有使用者的窘境。 因此,不論是執政者,建築師或是社區團體,遠見和共識應該首居其位,其他對於商業牟利,地方獲益乃至設計層面都應為著地方共識退讓。 捨其小我,完成大我的老調重談其實再正確不過。 

 

 

(註1)Single Regeneration Budget, 單一再發展預算, 簡稱SRB是英國政府於1994至2003年所發放的都市更新基金. 先後由區域政府辦公室 (Government Offices for the Regions, GORs) 和區域發展局 (Regional Development Agencies, RDAs) 負責執行,以協調區域經濟發展,並吸引公私部門投資及支援中小企業。

 

 

(註2)可茵區內的主要幾間房屋互助機構包括Mulberry, Palm, Redwood 和Iroko 4Shrinking to Grow: the Urban Regeneration Challenge in Leipzig and Manchester by Alan Mace, Nick Gallent, Peter Hall, Lucas Porsch, Reiner Braun and Ulrich Pfeiffer, Eastbourne: Anthony Rowe (2004)

 

 

原文:倫敦可茵街 (coin street) 再生的社會力量

都更房改 他山之石 都市更新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