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能創新   亮   評   2017-09-30
 

德、日再生能源新制對台灣的啟思

集思創新平台

與其雄心壯志,不如靈活操作

再生能源的發展是我國能源政策的重點之一,新政府志向遠大,戮力以赴,但在做法上應該要有更靈活、更有彈性的態度,讓政策目標能配合現況進行修正,才能更有效地促進再生能源發展。

 

9月18日,接任閣揆滿10天的賴清德院長,提出了72項優先法案,其中包含了攸關台灣綠能發展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目前經濟部能源局已完成了修正草案,準備送立法院審查。我國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是以電能躉購制度(FIT)為核心,無獨有偶,其他採用FIT制度的國家如德國、日本,不久前都進行了修法,雖然國情不同,但德日兩國在FIT制度上所做出的調整,仍可做為我國這次修法的參考。

 

本期週報兩篇「他山之石」,分別介紹了德國與日本對於再生能源修法的背景與方向。兩國的FIT制度皆面臨了電網鋪設速度落後、財政負擔過重等問題,因此開始引進競標制,從獎勵扶持轉成鼓勵競爭。德國再生能源法2017年新版本(EEG 2017),除了要求再生能源裝置須與電網擴建同步,更要求風能、太陽能、生質能等發電設備,超過一定裝置容量者,都必須參與「競標」,得標者使得裝設。日本則是為處理太陽光電泡沫化的情況,要求一定規模以上非住宅太陽能光電裝置須參與競標,其餘類別的再生能源,有的適用「降價時間表」,有的適用「複數年價格(階段性降價)」,但仍算是躉購制的範疇。

 

 

我國目前的FIT制度,近幾年也做了一些變化,不僅僅是單一價格躉購制度了。對於成本較高的太陽能光電,在每年推廣目標量以下,採用躉購制,目標量以上,則採競標制;前置期間較長的離岸風電與地熱發電的業者可以選擇單一固定躉購費率,也可以選擇前後十年兩階段躉購費率,與日本的「複數年價格」模式類似。

 

 

最新的修法版本對於現行躉購競標並行制,並未有所調整,真正有影響的,是新政府上台後一再調整的各類能源政策目標(請見附表)。新政府希望2025年再生能源可達總發電量的20%,對特定幾類能源寄以厚望,但以執政一年多的實施現況而言,政府的政策目標,似乎有不小的調整空間。

 

 

附表:2025年各類再生能源目標裝置容量 (單位:MW)  資料來源:經濟部能源局

 

 

新政府計畫2025年太陽光電總裝置容量達20 GW,然以目前兩年裝1 GW的速度來看,達標難度極高。在未達標之前,太陽光電全部以躉購費率收購,無法藉由競標降低成本。少數公有地租賃設置太陽光電的案子,依法須公開招標,其中已有廠商喊到2.6元/度,等於是目前躉購費率4.5元的6折。太陽光電政策目標若不調整,政策運用空間便會遭到壓縮,也增加了政府或台電的財務壓力。

 

 

風電與地熱則是截然不同的情況。目前有離岸風電20件申請案,裝置容量高達10.2 GW,光是彰化外海便有6 GW,遠遠超過政府的設定目標,因此國產化比率高者,適用躉購制,其餘的就得競標,這其中難免會有暗生流弊的可能性。地熱的部分,剛通過環評的利澤電廠容量為101 MW,已佔政策目標的一半,只要再多一座利澤電廠,就可以達標。如果目標不是太難達成,我們何不把目標再提高一些?

 

 

政府對於不同能源的政策目標,有的達成在即,有的難如登天,是否該進行調整?我國太陽能產業發展多時,過去也已證明競標制的可行,或許政府該用更彈性的方式推廣太陽光電,引進更多的市場機制,比照德、日,以裝置容量大小作為競標或躉購的依據;而對於剛起步、國內供應鏈還未完善的離岸風電,或許該提高躉購的獎勵空間,地熱發電也應該獲得更多的重視;躉購制也可參考日本的降價時間表,一次規劃未來三年的躉購費率。總而言之,政府最終的目標是再生能源發電佔比達20%,在這個大旗之下,我們應該要有更靈活、更有彈性的作法。

 

 

( 文/蔡濟安 )

 

綠能創新   亮   評   地熱 綠能 風力發電 太陽能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