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改革 推薦好文 2019-03-12
 

「債務陷阱」的真相

文/林中斌 (前華府喬治大學外交學院講座教授,曾任國防部副部長)

一七年一月,印度戰略學者Brahma Chellaney撰文說「中國一帶一路是以巨債設陷阱控制位居戰略要點的國家」。那年十二月,斯里蘭卡欠北京貸款無法償還,把漢班托港移交中國經營九十九年。全球譁然,「債務陷阱」一炮而紅。 一九年一月,《南華早報》指出:東南亞一七年原有卅三國接受中國投資基礎建設,一年後只剩十二國。其他已紛紛退出,包括馬來西亞取消兩百億美金的「東岸鐵路計畫」。

北京的「一帶一路」看來各處碰壁。是嗎?且看另一面。

成功案例不提。一八年三月四日,美國華府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發表報告:全球接受北京投資建設的六十八國中,廿三國可能有債務風險,其中八國最為嚴重,包括吉布提等。於是,這瀕臨破產的八國廣被轉述。然而,一年後的今天,八國尚未破產。而其他可能成功的四十五國占三分之二卻乏人報導。例如,○八年破產的希臘,經中國投入九十億美元投資基建,一四年後GDP成長已由負轉正,中國經營的Piraeus港吞吐量從一○年至一八年已由全球第九十三升為第卅八。其他有中國投資建設經營成功的港口的國家包括以色列、荷蘭、和西班牙。

 

 

美國反制乏力。一八年三月五日,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前往非洲前公開警告非洲國家接受中國投資建設的風險,並強調接受美國投資的安全。不料,兩天後他便被曾經罵非洲國家是「糞坑」的川普總統免職。奈及利亞教授Pat Utomi告訴路透社說:「提勒森的警告於是毫無作用。」十月,川普撥六百億美元強化本來他要解散的援助發展中國家機構USDFC。美國反制中國嫌遲,其對發展中國家前倨後恭的態度為其長遠的成效鋪上陰影。

 

 

非洲另類心聲。一七年中國解放軍在吉布提設立第一個海外基地。一八年八月卅一日路透社訪問吉布提港口及自由貿易區的管理處主席Aboubakar Omar Hadi。為了發展貨櫃港,他找了七家西方銀行,提供二點六八億美元貸款,利息九趴,九年歸還。而中國提供六點二億美元貸款,利息二點八五趴,廿年歸還,附帶七年緩衝期。他感嘆說:「中國慷慨多了。美國在哪?歐洲在哪?我們等他們來投資。為何他們不顧非洲,卻交給中國?他們現在出局了,只能怪自己。」

 

 

一八年九月十七日,利比里亞前公共建設部部長W. Gyude Moore在美國電子報Quartz指出,西方長年認為非洲的基礎建設「不經濟也不必要」,其實今日非洲大量債務負擔裡,中國占很少部分,例如在Sub-Sahara地區,一三年占八點九趴,一五年占四點八趴。

 

 

北京設法補救。Moore部長還說:「強調斯里蘭卡漢班托港的惡例,忽略了過去十五年北京對八十四個借貸國調整融資構架甚至免除償還的善例,包括北京對衣索比亞三次調整,還有對委內瑞拉毫無所取。」去年九月北京在中非合作論壇上再度提供六百億美元的援助金額,一如一五年論壇,不同的是免利息的五十億撥款升為三百億美元。同時,北京已向馬來西亞提議「東岸鐵路計畫」成本減半,雙方目前仍在協商。

 

 

轉載自聯合報  https://udn.com/news/story/7340/3693834?from=udn-catelistnews_ch2

金融改革 推薦好文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