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佈局 推薦好文 2018-05-02
 

全球瘋越南 台灣南向指標戰場!

轉載自新新聞 文/黃琴雅

搶第二波人口紅利!最早進場的台灣為何落後日、韓、星?

1988年前總統李登輝推行南向政策時,台灣就成為進入越南的第一個外資。台灣也曾長期是越南的第一大外資來源國,如今,越南還是台灣對外投資的第二大國家,占台灣對東南亞投資總額的三分之一。6萬名台商與眷屬在越南生活;30萬名越配與越勞在台灣;每年台灣有40萬人次到越南工作與觀光;台商在越南創造140萬個直接就業機會。台越雙方實質關係密切。不過,台灣在越南的經貿地位逐漸被日本取代,近5年來被南韓超越,現在又被新加坡趕上。除了日、韓、星,世界各國也前仆後繼加入競逐越南市場,外資瘋狂搶進,推升越南投資金額與股市不斷創新高,各國政府與企業看上的是越南的第二波人口紅利消費力。越南人9500萬人口中,有75%在35歲以下。近4年來薪水每年以近兩位數的速度成長,帶動消費力的提升。年輕人消費力,讓越南轉型成一個龐大的內需消費市場。小英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能在越南看得見成果嗎?還是被淹沒在各國的競逐裡?

 

 

一杯星巴克中杯拿鐵咖啡,九十元新台幣(下同);一杯台灣奶茶,八十元;一台義大利的偉士牌機車,十萬元;一支iPhone或三星手機,兩萬多元。這不是台灣,也不是中國,而是越南胡志明市。這個人均所得只有約一萬元新台幣的城市,卻處處充滿高價消費,而且還熱賣。胡志明市的消費力道,一點都不輸給台北。

 


有人說,胡志明市不能代表全越南,但目前胡志明市人口就已成長到一千多萬,而且三十歲的人民占六成以上,這群年輕人的消費能量,足以感染越南的各大都會區,在政府的帶動下,這股能量持續上升中。

 

 

雖反中親美仍左右逢源

 

 

消費力來自於經濟動能的加溫,一國的股市就是經濟力的表徵。四月九日,越南股市創下歷史新高,達一二○○多點,早已突破○七年金融海嘯前的一一七九點。越股近兩年幾乎年年創新高,單單一七年,越南股市就上漲四八%,今年以來又上漲了二○%,相較於新興市場指數約下跌一%,這裡是東南亞國家最強勁的股市。

 


去年越南股市外資買超十億美元,是史上之最,但外資只占越股的一五%至一八%,真正推升股市創新高的是本土資金。這群內資特愛買內需股,像是○六年才成立、現有二千家店面的越南手機通路商Mobile World,股票市值已達五百億元新台幣,越南股民對自家內需企業的追捧也是歷年之最。

 


越南,受中國漢化影響一千年、法國國殖民一百年、美國影響二十年;還曾經歷經多年內戰,爆發二十年的海上難民潮,又被國際孤立的國家。也不過是從○七年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才逐漸融入全球經濟體系而被世界看見。

 


在區域上,越南是東協的門戶;政治上,越南是東協十國中少數不怕中國的國家。越南人反中親美,與中國的愛恨糾葛,但「越南外交處理得很好,在中美兩強間求取平衡,左右逢源,使得中美都要拉攏他。」外貿協會駐越南辦事處主任唐明輝觀察。

 

 

最積極簽署區域經貿協定的國家

 

 

仲利國際租賃越南子公司總經理吳昌吉指出:「越南雖然是共產黨一黨專政,政治因管制嚴謹而穩定,且經濟政策是走向開放,它積極到處簽FTA(自由貿易協定),對它長遠有好處,對外商也很有吸引力。」

 


就因為政局穩定,近五年來,在東協中段班的越南努力拚經濟,近兩年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分別有六.二%及六.七%的成長,直逼中國的七%,今年第一季GDP比去年同期成長七.三八%,創下十年新高。

 


外資更是瘋狂地湧入越南,外商直接投資(FDI)越南金額(包含新增與增資),二○一五年二三○億美元,一六年二○九億美元,一七年則衝到三五八億美元,創下有史以來單年新高,吸金能力已凌駕在其他東協國家之上,不再只是台灣人眼中的外配故鄉。

 


越南現今榮景,來自於政府對全世界開放的態度。

 


今年一月一日,越南成為東協經濟共同體(AEC)的完全成員國;四月十五日,越南總理阮春福在一場與歐盟合作的會議上,宣示要在今年底完成與歐盟的FTA。

 


在東協十國中,越南是最積極簽署區域經貿協定的國家,已生效的FTA達十二個,僅次於新加坡。以中國為核心的東亞區域全面性經濟夥伴協定(RECP)若生效後,越南FTA的覆蓋率將超過八成以上,逼近南韓,遠遠超過覆蓋率九%的台灣。越南市場光是靠零關稅的號召,就足以吸引成千上萬的外資來投資。

 


除了FDI,越南政府也卯起來吸引外資機構法人的錢到股市,尤其是投資國營企業。越南企業原本有四九%的投資限制,一五年後逐年放寬,外資可持有越南企業達一○○%,連國營企業都可以全賣。

 

 

國營企業帶頭,拉動股市狂飆

 

 

越南的國營事業達千家以上,產值占越南GDP三○%以上。近五年,越南政府積極推動五三一家國營事業透過上市(IPO)民營化。雖然上市釋股的進度落後,但每年都拿優質國營企業的股權出來拍賣,包括越南最大國企越南乳業、最大資通整合廠FTP與天豐塑膠等一百多家重量級國營企業,都已被不少外資搶標。

 


「越南政府要將大型國企推上市,遇到這一波越南景氣往上走,許多外國股權投資機構想要在各產業中的領導公司卡位,成為策略投資者。而越南政府為將國企賣到好價錢,從一六年底,把國營企業本益比(PB)拉高至二十五倍,讓外資買。」越南富鑫證券總經理陳家賡觀察說:「越南政府的策略是,老大哥(國營企業)在前面帶頭,把越南股市的市值都往上帶,造就越南股市不斷創新高。」

 


去年底最轟動越南的新聞就是,越南最大的釀酒廠西貢啤酒(Sabeco)五四%股權,由泰國華裔首富蘇旭明旗下的泰國釀酒(Thai Beverage)標得,總金額為五十億美元(約一五○○億元新台幣),本益比高達三十四倍。這是越南有史以來最大的民營化標案,也是全世界都來搶越南的指標。

 


從五年前,越南將國營事業IPO至今,越南政府約有上兆元新台幣的資金入袋,且都由外資貢獻,讓越南政府愈來愈有錢,債務逐年減輕,外匯不斷增加。

 


另一項吸引國際資金大舉入侵越南的因素是人口紅利。

 


越南人口高達九五○○萬,更吸引人的是,越南有七五%的人口都在三十五歲以下,年輕的人口是勞動力主要來源。

 


「我一二年來的時候,越南正在慶祝九千萬人,六年多了五百萬人,平均年齡三十.八歲。以前我在台灣證券業,四十歲時,是公司最年輕;我現在四十六歲,卻是這裡最老的員工,(富鑫)平均員工在三十三歲上下。」陳家賡說。

 

 

第二波人口紅利潛力大

 

 

「越南人均所得二三○○美元,每年以六%、七%的速度成長,若從二三○○至四千美元,只要十一年左右的時間,二十年後會到八千元。」陳家賡從台灣證券業轉戰到越南六年,他看到越南近四年的高速成長,「任何新興市場,平均所得從二千多至八千元的成長期,這二十年絕對是經濟的黃金時期。」他很樂觀地看待越南市場。

 


越南有七千多萬年輕勞動人口,且近四年來薪水每年以近兩位數的速度成長,這帶動消費力的提升。當越南正在從外銷製造轉型成內需消費市場,人口紅利不再只是用在勞動力,而是消費力,這是第二波人口紅利。

 


當前全世界有一一四個國家在越南有投資,統計一九八八年至二○一七年底,投資越南第一名的外資是南韓,累積投資金額達五七六.六億美元,占外資總額的一八%;第二名是日本,投資金額為四九四.六億美元(占一五.五%);第三名是新加坡,投資金額為四二二.三億美元(占一三.二五%);第四名為台灣,金額為三○九.九億美元(占九.七%);第五名的英屬維京群島則有二二五.八億美元(占七%)。

 


然而,一九八八年前總統李登輝推行南向政策時,台灣就踏入越南而成為越南第一個外資,蟬聯最大外資長達十年,即使沒有邦交,越南政府還是特別成立台灣事務委員會處理涉台事務。不過,十年前台灣在越南的經貿地位逐漸被日本超越,近五年來又被南韓拋在腦後,現在又被新加坡趕上,退居第四名。不過,有台商指出,不少台商透過第三地英屬維京群島來越南投資,若加計維京群島的台商,台灣投資額總額應該在二、三名之間。

 


有趣的是,台日韓如此大規模地轉向越南這個不親中的市場,都是因與中國有政治矛盾有關。

 

 

政治矛盾讓台日韓遠中親越

 

 

除台灣與中國敵對外,中國長期有排日情結,逼得日本早就在東南亞著墨甚深。特別是一○年後釣魚台衝突後,在中國的日本工廠被圍剿、日本車被推倒,日本更擴大對越投資。南韓則是為擺脫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於一三年起積極投資越南,一六年中國因南韓欲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THAAD)而宣布「禁韓令」,之後南韓更是「鋪天蓋地」的投資越南。

 


「韓國積極到令人無法想像!」這是在越南的台商一致的看法。南韓由大企業三星(Samsung)帶頭,○八年於河內設置手機廠,當年三星只投資六.七億美元。之後逐年把產能移到越南,還要求手機供應商到越南設廠,連面板廠都到越南設廠。到了一七年,三星累積投資金額已逾一五○億美元,還在胡志明市的高科技園區設立三星家電廠。越南已成為三星主要製造基地。

 


現在三星一年從越南出口手機約一億多支,占三星手機量的五成,光三星一家就占了越南出口總額的二成。也因此讓越南出口大宗,從台商為主的紡織、製鞋與石化等傳統產業,變成了高科技業。不過,唐明輝表示,台商仍占越南出口值的三分之一,若台塑越鋼第二高爐在下半年啟動,也有機會成為第一大出口商。

 


除三星外,南韓是傾全國之力前進越南,南韓大企業樂金(LG)、現代(Hyundai)等都進軍越南,樂天集團還來蓋飯店、開百貨零售通路。南韓政府更以打工換宿的方式,鼓勵南韓大學生來越南學越語。

 

 

南韓經濟殖民的力道非常深且廣

 

 

韓劇與南韓表演團體在越南爆紅,南韓電視台也進軍越南,越南四家購物台都有韓資。用文化入侵的方式,讓越南年輕人愛上韓流、流行學韓文;越南四處可見韓國藥妝店,韓食也不在少數;南韓人是舉家到越南生活,而且要住在都市,而且還以形成韓國村為榮,像是第七郡富美興特區,就湧入不少南韓人,形成一個大聚落。

 


「越南幾乎變為韓國殖民地!」許多台商都認為,南韓經濟殖民越南的力道非常深且廣,操控了越南的經濟命脈,也深入越南文化與內需市場。但即使已是這麼積極投資越南,南韓總統文在寅在三月中還是喊出新南方政策,加深東南亞的投資,還把台灣列入。

 


日本的做法則不同,日本進軍新興國家,都是以「政府開發援助」(ODA)的方式進行。日本政府出資,由日商包辦公共工程,最後錢還是回到日本人身上,卻可以成為交換日本企業進軍越南市場的籌碼。所以胡志明市的機場、第一條捷運、河內的高速公路都是日本捐助,未來還要在河內捐八百戶國宅,目前正與科威特一起在越南儀山蓋一座煉油廠。

 


不過,原本預計今年中通車的胡志明第一條捷運,卻因為越南政府不斷追加款項,還付不出錢來給日商,導致工程興建到一半停擺,日越之間還在協調中。而中國也積極在越南進行ODA,在河內蓋輕軌,但似乎越中之間的矛盾讓此案的波折也不小。

 

 

「來越南是打世界盃」

 

 

 

相較於南韓與日本從製造與內需全面性地包圍越南市場,及中國的急起直追,台商這二十多年來仍著重於製造代工業,利用當地的廉價勞工做外銷,完全忽視越南內需市場的成長。直到這兩年,小英政府喊出「新南向政策」要往服務業發展,台商才驚覺越南內需市場的巨大潛力。

 


只是近幾年,台灣一窩蜂到越南的服務業是泡沫紅茶,包括五十嵐、集客與歇腳亭等手搖杯品牌,還有已被南韓入股的貢茶。台灣紅茶店已攻占了胡志明市,在市中心形成奶茶一條街,不過還是沒有台灣餐廳、超商或其他零售通路來到越南開發。

 


「越南消費力是最近這四年起來,讓全球注意到。」唐明輝說,美國麥當勞與星巴克、日本AEON與7-Eleven、南韓樂天集團等大品牌通路,都是近四、五年才進來越南,台商進入越南內需市場空間還很大。

 


「來越南是打世界盃,你的對手是南韓、日本、新加坡、法國等世界各國,不是台灣人,思考與策略完全不同。」越南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會長許玉林來越南做烘培業二十年,現在擁有一家烘培中央工廠,在大胡志明市有十一家烘培禮品店、一七○家早餐店、一家便當店,已成為越南的早餐王及月餅大王,他對現在要進入越南內需市場的人都這麼說。

 


許玉林最近與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開會商議新南向政策,對於想前進越南的台灣人,他以親身經驗建議:「越南內需市場真的很大,但想來創業的人,要先來蹲點,花錢做市調,瞭解市場,要從一個點慢慢做起,不要躁進。」許玉林說,他就是從每次失敗中修正,才捉到越南市場的商機。

 

 

最早進場的台灣如何再發光

 

 

 

對於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許玉林有感而發地說,因為政治關係,台商不像日韓有國家力量,台商只能自組組織打群體戰。面對一個台灣忽略多時,政治文化完全不同的鄰居,台灣還在摸索階段;政府單位愈上層愈積極,中層處事觀念還在舊思維中調整,「執行力亟需改善。」

 


台灣是越南走向開放前,第一個引入外資的國家,六萬名台商創造一四○萬越南人直接就業機會,但如今面臨韓、日、星激烈競爭而逐漸落後。小英政府能否提出宏觀策略並展現執行力,讓台灣再度於越南這個欣欣向榮的市場發光?這也將是新南向政策成敗的關鍵指標之一。

 

 

原文:【封面故事】全球瘋越南 台灣南向指標戰場!

全球佈局 推薦好文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