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改革   亮   評   2017-09-12
 

沒有流通的資本市場

陳維莉

台灣企業進入資本市場有何意義?要如何解決台灣股市流通不足的問題?

台股的流通周轉已經面臨空前的窘境,至今日均量中低於股本千分之一的公司高達90%,市價低於淨值的公司也約有1/2,如此的現況,已讓企業失去公開發行上市的目的了。
 
台灣資本市場將被邊緣化
 
 
台股的流通周轉已經面臨空前的窘境,至今日均量中低於股本千 分之一的公司高達90%,市價低於淨值的公司也約有  1/2,如此的現況,已讓企業失去公開發行上市的目的了。
 
 
企業要上市,最主要的目的即是籌資,上市後,股票是否容易流通,持有的股東是否容易變現,公司經營的價值是否能為市場認同,這些應該是公司經營者在上市後念茲在茲的問題,曾幾何時,台灣股市已淪為冷凍櫃,2007年台灣上市公司成交值周轉率(註:集中市場當年周轉率=Σ(每月總成交值/每月底總市值)尚有153.26%,至2016年周轉率僅剩64.59%。
 
 
台灣的企業對於上市櫃已不再熱衷,台股上市熱潮發生於2000-2002年間,每年約有50-70家公司上市(不包含上櫃)。就連2003年發生 sars時亦有31家公司掛牌,但近十年來(2007-2016年間)年度新上市公司最多為32家,最少僅有10家,而至2016年,新上市公司也僅有18家掛牌了。
 
 
再則,台灣的投資人也陸續的離開股市,台股單日成交量於2000年1/11最高時達3264億,日均量於2007年時最高亦達1337.8億,而如今市場日均量至2016年僅剩687.3億。
 
 
沒有流通,沒有價值發現功能,產業為何要上市,資本市場如何協助產業 
 
 
這些問題都是因果相依環環相扣的,假設今日台灣沒有一個健全的資本市場,股票上市後,市價低於淨值,投資人直覺的是公司經營出了問題嗎?股票若無流通性,機構投資人根本無意願投資,公司的價值無法得到市場的認同,並且要面對更多的法令監管,對於企業經營者而言,弊多於利,那何必上市呢?股市長期交易低迷,投資人無法在市場上取得可能的溢價報酬,參與的意願就不高,少了投資大眾的股市,企業就會失去一個擴大經營發展的籌資渠道,久而久之也會是台灣產業競爭力低下的重大原因。
 
 
 
政府和業界須提供解方
 
 
 
要解決台灣發行公司的困境其實有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其實這個辦法事實上也在台灣的資本市場上實現了,那就是發行海外存託憑證。其實海外存託憑證的發行也行之多年,如台積電、日月光、矽品、中鋼、友達...等等上百家的的公司都曾經發行過存託憑證ADR,GDR,EDR等。
 
 
例如台積電的ADR於2000年1/26曾創下較台積電原股溢價高達113%的紀錄。當DR的價格在海外得到投資人的肯定後,原股於台灣的價值也跟著被發現及肯定,因此DR是台灣公司得到國際投資人認同的重要渠道及方式。
 
 
也許有人會問外資來台灣買外台股已經非常方便了,為什麼還要發行海外存託憑證呢?事實上進入台灣的外資大部分是共同基金,退休基金,或是避險基金等機構法人的資金,一般的投資人是很難能夠投資台灣的個股,但是買存託憑證等於就是在當地直接投資台灣的個股,這樣的方式無論法人或個人都可以在當地股市自由交易,能夠使更多投資人成為台灣企業的股東,因此無論是流通性、價格的發現、公司的國際知名度以及股權的分散都能得以彰顯。
 
 
事實上、海外存託憑證有一個極可開發的市場,大陸,陸股神洲數碼已在2010年於台發行TDR(910861),基於互惠原則,台股應該爭取於大陸掛CDR,目前主管機關對於台企擬分割業務至大陸掛牌,或者下市至大陸掛牌有諸多疑慮,擔心掏空企業實質出走,但若以發行存託憑證方式至陸上市,公司不必大費周章BUY OUT 下市,或者切割最賺錢的金雞母出走,導致妨礙原股東權益;而大陸投資者則可實質投資台灣的優良企業,可享受台灣企業家經營的實質績效,可分得股東紅利,在陸企良莠不齊的情況下,台灣上市櫃公司健全透明的財報及監管制度,是大陸投資者可以優先選擇的投資市場,一個可以三贏的戰略,是值得我們去促成的 。因此建議政府有關單位應積極思考如何促成兩岸資本市場互惠互通,於法規上鬆綁及合作,共創大中華資本市場的健全及繁榮。
 
 
 
附錄:
 
 
 
 
 
 
  
資料來源:台灣證券交易所
 
金融改革   亮   評   金管會 兩岸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