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前瞻   亮   評   2017-12-01
 

郭正亮專文》被亞太遺忘的台灣

轉載自多維月刊 文/郭正亮

美國總統川普的亞洲行,會晤多國領袖,並首度出席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會議。在兩岸陷入冷對抗僵局之際,川普的動作和談話都被臺灣密切關注著。然而在亞洲行結束後,我們可以發現,兩岸議題並沒有被提及,而這更突顯了台灣在亞太地區的邊緣化。

 

川普亞洲行(11月5日12日,分別訪問了日本、南韓、中國、越南和菲律賓)旋風式落幕,總共大約一周,歷經東海到南海五個國家,台灣幾乎不曾成為關注焦點。即使是主秀川習會,美中既未發表聯合聲明,各自也沒提出兩岸看法。儘管新華社表示習川會談時,習曾闡述中方對台灣問題的原則立場,川普也重申一中政策,但外電只轉述新華社報導,既未聚焦討論兩岸,也沒有其他國家回應新華社說法。
 
 
隨後在越南舉行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不管是中國與東南亞國家洽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或是日本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參與國家洽商「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也都不見台灣蹤影
 
 
台灣不管在中美互動或在亞太國家互動中,幾乎全面邊緣化。即使是將近1個月前(10月18日)的中共十九大,台灣也顯得無足輕重,在舉世矚目、長達3.2萬字的中共政治報告中,提到台灣竟然不到300字,篇幅不到百分之一!
 
 
 
「經貿促統」已成政策新主流
 
 
 
中共十九大期間,台灣先是擔心習近平提到「促統時間表」,後來發現機會不大,轉而擔心中共宣佈進入促統階段,結果發現北京根本不急。川習會之前,台灣先是擔心美中提出《第四公報》,後來發現機會不大,轉而擔心川普在中國說出「不支持台獨」,結果發現川普對兩岸根本沒有興趣。
 
 
不管是中共十九大對台灣不急,或是川習會不討論台灣,都讓台灣同時產生「幸好沒人提到我(擔心落難)、遺憾沒人關心我(擔心落單)」的矛盾心情。這種台灣獨有的尷尬困境,並非始於今日,而是隨著中國崛起衍生的全球能量越來越大,台灣的兩難感受也越來越強烈。
 
 
中共十九大定出三項歷史座標:2021年中共建黨百年,建成小康社會;2035年完成社會主義現代化;2049年共和國建國百年,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一般認為,兩岸統一應是民族復興的核心內容,亦即中共將2049年視為兩岸統一的最後期限,以和平統一為主,不急於推動武力促統。
 
 
習近平自信滿滿,認為打鐵還需自身硬,只要大陸把自己的事辦好,兩岸統一自是水到渠成。以經濟總量為例,中國2016年GDP是美國六成,2021年可望成長到美國九成;中國GDP目前是台灣25倍,還以每年1個台灣GDP的總量向上增長。只要中國繼續穩定成長,不管是中美或兩岸關係,時間都站在北京這邊。
 
 
換句話說,北京認為防獨已經不成問題,台灣已是囊中之物,並非中美關係的迫切議題。北京認為光靠大陸實力,已經足以單獨處理台灣問題,無需繼續與美國共管台海,因此不再積極尋求美國配合,習川會兩岸重點,只在向美國宣示一中,確認美國並未違反三公報,如此而已,川普不但沒有重申《台灣關係法,對台灣問題也興趣索然,從頭到尾都沒在公開場合提到。
 
 
防獨既然已經不成問題,解決台灣問題的核心工作,自然不是如何防止台獨或外國勢力介入,而是如何促進兩岸融合發展,減少和平統一阻力。中共十九大政治報告提到「將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首次將台灣民眾的「國民待遇」納入中共施政綱領,顯示「經貿促統」已經成為大陸對台新主流。
 
 
 
台灣須及早調整兩岸政策
 
 
 
台灣看到川普不關心兩岸議題,沒有重申《台灣關係法,心裡早已涼了半截,再加上川普展現出赤裸裸的「貶日揚中」,對亞洲最大盟邦日本顯得頤指氣使,對亞洲最大對手中國反而近乎諂媚,如此張揚失格的商人勢利眼,更讓台灣看得心底發涼。
 
 
以雙邊貿易為例,儘管2016年美日貿易赤字只有689億美元,但川普卻在經貿談判時,當著安倍面前炮聲隆隆,不但高調重申美國反對參加「不公平的TPP」,還公開指責「美日貿易關係既不公平、也不開放,日本數十年享受著勝利成果,美國卻長期忍受龐大貿易赤字,已經到了必須談判的時候」。
 
 
相形之下,儘管2016年美中貿易赤字高達3,470億美元,高占美國全球貿易赤字5,023億美元的69.1%,但川普卻在習近平面前低調表示「美國不會因為對華貿易逆差責怪中國」,而且還究責到美國自己,對習表示「我對您非常尊重,因為您代表中國,可惜過去幾屆美國政府竟然允許中美貿易失去控制,但我會解決好這個問題,使它變得公平」。對比川普對安倍的頤指氣使,對習近平的低聲下氣,已經近乎諂媚討好。
 
 
此外,川普對亞洲盟邦的口惠而實不至,更讓人難以消受。例如川普儘管呼應安倍在2007年提出的「自由與開放的印太(Indo-Pacific)」,但除了口號之外,並未提出類似中國「一帶一路」的宏觀建設計劃,也沒有承諾美國將投入多少資源或扮演何種角色,充其量只是要求日本和印度增加對美軍購而已。
 
 
今年6月30日,美國智庫發表衛星照片指出,中國在南海仲裁之後,已經陸續在永暑礁、美濟礁、渚碧礁建立軍事設施,包括4座全新的飛彈設施、擴建雷達通訊系統、地下軍火儲存設施,儘管美國派出軍艦到南海展現肌肉抗議,但中國也毫不示弱,派出軍艦尾隨美艦全面監視。
 
 
面對如此明顯的美中南海僵持,川普不管是首度訪華或是參加APEC,卻絕口不提南海議題,仿佛這個由美國始作俑者、最能凸顯「圍堵中國」正當性的地緣政治議題,重要性已經不及中國對美國承諾的超級經貿大單。
 
 
更何況,要建構「圍堵中國」的「印太聯盟」,首先就要投入大量資源。中國是黨國一體的舉國體制,投入資源幾乎沒有上限。為了經營中巴關係,包括建構中巴走廊、經濟援助、興建港口,至少投入3,000億美元。中國從2013年啟動的南海填海造陸,如今至少投入超過5,000億美元,再加上「一帶一路」的沿線建設投資,以及為了和日本競爭緬甸所投入的資源,早就讓日本難以消受。
 
 
美國對日本所面臨的資源透支窘境,不可能毫無所悉,但川普卻始終避談美國的應盡責任,只在意日本是否增加對美軍購,對於建構「印太聯盟」所必須投入的資源置若罔聞。問題是,2016年中國GDP是11.2兆美元居全球第二,日本GDP只有4.94兆美元,印度GDP更只有2.26兆美元,如果沒有美國(GDP是18.57兆美元)全力支援,光是日本加上印度,根本無法和中國展開全面競爭。
 
 
川普訪華結束後,11月10日大陸《環球時報》社評,以「習特會在世界矚目中實現高難度圓滿」,高度肯定川普的訪華成就,結論如下:「川普至今沒有公佈自己的亞太戰略,但是他的中國行,會被視為一個關鍵判例、給出了他就亞太核心問題反復權衡後決定選用的計算公式」。
 
 
可想而知,川普訪華所展現的「輕慢日本、討好中國」,以及針對亞太核心問題即將浮現的最新「計算公式」,將使原本一面倒向美國的日本感到憂心忡忡。事實上,安倍對於善變川普早就有所預防。9月28日,安倍出席中國駐日大使館舉辦的國慶招待會及日中建交45週年活動,這不但是安倍執政以來首次出席類似活動,也是日本首相時隔15年首次出席類似活動。安倍當時即表示,希望習近平能及早訪日,也願意在習訪日之前,先訪問中國。
 
 
台灣寄望最深的川普,首度訪華竟然如此「貶日揚中」,台灣寄望最深的安倍,如今也蠢蠢欲動轉向日中修好。被亞太遺忘、最沒有籌碼的台灣,再不及早調整兩岸政策,未來一年恐將面臨更加孤立的逆風。
 
 
 
兩岸前瞻   亮   評   兩岸 中國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