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更房改 推薦好文 2017-07-13
 

留不住文化資產?老屋、古蹟總難逃「自燃」下場

轉載自聯合新聞網 文/台北城市散步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老屋、古蹟失火,新聞媒體、網友鄉民就把原因歸咎於「自燃」,意思是沒水沒電的老屋卻會莫名發生火災,多在半夜發生,有時則在白天起火,共通點是找不到兇手,故稱為「老屋自燃」。

 

 

或許是有熱心網友於維基百科編輯「臺灣文化資產火災列表」、製作Google地圖,藉由網路社群力量推播,於是「老屋自燃」成為台灣的都市傳說,遍及全台各地。

 

 

二○一七年初總統府的春聯賀詞「自自冉冉,歡喜新春」,各界討論用字是否正確的同時,關心文化資產的「恐怖份子」創意發想「自自燃燃」──用這新的形容詞來說明台灣文化資產的險境。

 

 

歸納文化資產火災可分為兩種。一是用火不慎所引發的火災,由於古蹟或歷史建築多為木造,電線走火或整修時引發的火花,對木造的文化資產造成嚴重破壞,如一九九六年的屈臣氏大藥房、二○○二年的撫台街洋樓、二○一七年的彰化關帝廟等等。

 

 

然而,另外一種文化資產火災的老屋在火災前多已有開發計畫,火災後通常找不到兇手,於是只能歸咎「老屋自己放火燒了自己」。

 

 

日治時期建造的台北刑務所,戰後改為台北監獄,除了獄方人員華光社區宿舍群之外,區域內還有許多違建戶,由於周邊鄰近中華郵政、中華電信,是台北市中心少有的大片未開發土地,二○○七年台北華爾街金融特區與二○一二年台北六本木計畫皆選定於此──華光社區卻在二○○八至二○一六年間發生四次火災──二○一三年三月,市政府動用公權力強迫居民搬遷,拆除大部份建物,迄今已逾四年,華光社區仍是一片空地,未有開發的跡象。

 

 

2011年華光社區火災(圖片來源:苦勞網

 

 

台灣各地台鐵宿舍以及相關建築,位於火車站附近,具備交通要地的開發利益,老屋似乎更容易自己燒自己,台北、台中、車埕、花蓮、嘉義、岡山皆曾發生過火災。像是位於台北市台灣鐵道部後方的鄭州路台鐵宿舍區(台北車站特定專用區E1、E2)面積廣達二點五公頃,是清代機械局、日治鐵道部的所在位置,代表台灣鐵路的起源,因鄰近台北車站和機場捷運,光是土地公告現值已超過七十億,被列為西區門戶計畫範圍,台鐵也亟欲開發此區。目前僅有三棟老屋列為古蹟和歷史建築,其餘木造宿舍早已人去樓空,卻發生過三次火災。

 

 

不只是老屋自燃事件,被公部門、私人開發商或所有權人直接破壞的文化資產更是不計其數。

 

 

以往文化資產保存法沒有毀損的罰則,拆除或破壞古蹟、歷史建築難以認定違法,直到二○一六年修訂文化資產保存法增加罰則,但最高僅罰金僅兩千萬元,相較於龐大的土地開發利益,是否能遏止破壞古蹟事件,仍有待觀察。

 

 

搶救與保存

 

 

仍有少數文化資產在火災或被破壞後,幸運被保存下來。

 

 

大稻埕一九二○年代興建的屈臣氏大藥房,建築立面保留當時屈臣氏的招牌與商標,在一九九六年的年貨大街期間一樓攤商引起火災,屈臣氏大藥房全棟木造建築都被燒毀;一九九七年台北市都市設計審議委員會通過,此建築未使用完的容積可轉賣給市政府或移轉至台北其他地區,鼓勵屋主保留建築立面,開啟台北市第一個容積轉移案例。「大稻埕歷史風貌專用區計畫」就是用獎勵容積的方式,保存大稻埕全區古蹟與歷史建築。

 

 

屈臣氏大藥房(圖片來源:欣傳媒

 

 

另外,一九二○至四○年代間,陸續興建的齊東街日式宿舍群,是日治時期在台高階日本官員住所,戰後所有權人台灣銀行在地方居民反對之下,仍於二○○二年強制拆除其中兩棟,甚至二○○四年台北市政府通過古蹟及歷史建築指定案的前一天,其中一棟歷史建築更被開發商連夜拆除。最後才迫於輿論壓力,台銀終止標售,由文化部出資修復其中兩棟建築,委外經營,名為齊東詩社、台北琴道館,未來將持續整修齊東街其他日式宿舍。

 

 

老舊的房子就該拆除或改建?

 

 

台北城市散步的每月員工旅遊曾拜訪苗栗道禾實驗學校,與十餘位國中生分享過去舉辦過的導覽主題及其意義,最後我們團隊提出議題:「為什麼要保存老房子?」同學們便依照各自的經驗分組討論;由於道禾實驗學校同時經營台中刑務所演武場(道禾六藝文化館),幾位同學都提出老屋保存必須思考如何活化,但仍有位同學的意見是老房子就應該要拆除、改建──這或許是台灣多數人抱持的觀念。

 


近幾年都市更新爭議頻傳,影響建商參與都市更新、土地開發的意願。二○一六年底,行政院通過《都市危險及老舊建築物加速重建獎勵條例》草案,拆除並重建三十年以上老屋或危險建築物,就可享有容積建蔽率獎勵,以及房屋稅、地價稅減半。此草案不僅影響整個城市的建築天際線,更會加速部分有價值的老屋被拆除的速度。

 

 

此外,二○○九年,台北市政府配合「二○一○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推出「台北好好看」系列計畫,其中一項獎勵措施是建案開發前十八個月先進行綠化,即可申請最多百分之十的獎勵容積,於是在花博期間為了二萬五千八百多坪僅存在兩年的臨時公園,共送出七千三百六十一坪獎勵容積,市價超過六十八億元。台北市都市發展局網站上寫著「在過程中,我們拆除了諸多窳陋建築,更新了老舊市容……」,卻不知有多少具有價值的老屋被拆除,故此波活動被戲稱為「台北郝郝拆」。

 

 

外表破舊、內部腐朽的老屋,常被以公共安全、環境衛生為由而被拆除,但這並不代表老屋沒有保留的價值。例如:台北市市定古蹟紀州庵是日治時期的高級料亭,可眺望新店溪水景,戰後由政府接收成為公部門宿舍,內部空間因住戶眾多而被切割與改造,建築外的庭院則增建以滿足居住需求,一九九六年、一九九八年還有兩次紀州庵的本館與別館燒毀記錄,而住戶即拆除殘骸。直到二○○二年起由台大城鄉所及地方居民共同努力,紀州庵於二○○四年訂為市定古蹟,二○一三年修復僅存的離屋建築,現已成為當地一個重要的文史景點。

 

 

二○一六年,北門旁三井倉庫原址保存爭議,即有許多人認為為何要保存這棟破舊、腐朽的老倉庫,因為多數人不知道它的價值──日治時代拆除清代台北城城牆,興建三線道,今日的忠孝西路就是其中一條,而三井倉庫位於忠孝西路的起頭,是當初日治三線道現存最老的建築──若能保留當初騎樓的輪廓,便能留下台北城的痕跡。

 

 

三井倉庫(圖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現在沒有三十年的房子,以後怎有三百年的房子?

 


近幾年台灣興起老屋熱潮,越來越多民眾參與老屋保存、整修再利用。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老房子文化運動、都市更新處老屋新生大獎及URS都市再生前進基地,以公部門的資源獎勵民間保存及活化。台大、師大在大安區、中正區的眾多日式宿舍及建築,也以委外經營方式交由民間團體整修老屋、商業經營。

 

 

由於老屋整修與維護需要大量資金,非個人或小企業能夠負擔,故越來越多企業集團投入老屋保存,如台積電資助前美國大使官邸整修、富邦集團參與青田街日式宿舍、錸德科技整修陽明山美軍宿舍等等,尤其是建設公司參與老屋保存的案例,代表部分開發商開始思考如何讓老屋與土地開發能共存,如忠泰建設於萬華新富市場、立偕建設於城南樂埔町、力麒建設經營台北故事館等等。

 

 

其實,文化資產保存也是企業社會責任的一環。

 

 

可惜的是,台灣對於企業社會責任的觀念鮮少觸及文化資產保存,但國外已將文化遺產保存與維護列為企業社會責任項目之一,讓企業投入古蹟保存、整修或資助博物館等文化活動。

 

 


本文摘自奇異果文化出版《台北城市散步:走過,不路過》

 

都更房改 推薦好文 都市更新

關鍵字搜尋

最新週報

最新政府進度

推薦文章

LINE QRCODE

掃描LINE QR CODE
立即加入好友!



您可能有興趣

返回頂部